新东方20周年访谈]卢根:我的讲台之路

  • 时间:2021-09-25 22:4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能成为一个有突出贡献数学家,是我从初中开始一直到大学的理想。可是如果我们太过于专注原有的兴趣,便会与其他同样有价值的兴趣擦肩而过。

  本科选择数学专业,是我在高考报志愿时毫不犹豫的选择,因为一直以来数学是我中学时期最自信的学科。而今作为英语老师的我,面对新东方无数学员的第一个问题几乎总是:“数学和英语是两个相差甚远的学科,你既然那么喜欢数学为什么英语还学得这么好,而且现在还改教英语了?”当这个问题从一开始被问到被问及了无数遍的时候,我便陷入了思考:“应该还是兴趣使然,我渐渐发现自己对英语的热情不能被任何事物所淹没。”

  其实我对英语的挚爱是有一个过程的,我读到过丘吉尔的一句话:“There is no use doing what you like. Youve got to like what you do.”(做你喜欢做的事情没有用,你一定要去喜欢你必须做的事情。)做自己喜欢的事谁都会,可是优秀的人和常人的不一样就表现在能把自己不喜欢但必须要做的事情做好,在这种想法下我逼着自己开始努力学英语,直到后来慢慢喜欢上她。

  对我来说,数学和英语这两者其实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伽利略说“数学是上帝用来书写宇宙的字母”,数学也是一种语言,只不过特殊一点罢了。

  大一上学期的我完全沉浸在数学学习的世界中,除了专业课程的书以外,其它的书基本上没摸过,真正意义上的英语学习是在大一下学期才慢慢开始的,这肯定算是起步晚的了。

  2003年4月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改变了我整个的大学生活。得知“非典”疫情的严重性之后,我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办,学校已经全部停课了,同学们几乎全部都回家“避难”了,整个宿舍楼空荡荡的,我没来得及“逃走”就被“隔离”在了学校,于是我自己在宿舍里开始了长达4个月的漫长假期。

  4个月的特殊假期里,我处在一种极其安静的学习状态当中,回想起那段心如止水的日子仍然无限向往,我常常把那段时期称为“我的非典情怀”。每天的生活极其规律:早上7点左右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饭8点开始学习,12点左右吃午饭,然后午睡1小时,大约从2点开始继续学习直到10点,11点睡觉,平均每天花在书本上的时间超过十小时。那几个月的生活里我没有电脑,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除了每周给亲人打电话以外,惟一和外界的交流就是每隔几天会去超市买食品或生活用品,买完东西回来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宿舍楼我甚至会想,不知道这次进去之后下一次还能不能活着出来。那时我除了看一些数学和文学方面的书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学英语上面,经常一学就是一整天,有的时候看书看得投入了还会一直看到凌晨五、六点。

  虽然不允许出学校,但是我还是趁没人看见的时候偷偷翻栏杆跑出学校过两次,不过大家不要想歪了,我不是溜出学校去玩,而是宿舍里的书看完了,我戴着口罩跑到书店去买书。那段时间的读书生活可以说是清苦,我会把计划要看的书放在书桌左边,把看完的书放在书桌右边,当看着书桌上一边的书此消彼长到了另一边,心中就洋溢着成就感。要知道在此之前能吸引我看书看通宵的只有武侠小说。

  众所周知,英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背单词。当我面对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压力时,我不得不拿起高中时代让我痛心不已的英语书。第一页A打头的单词我花了一个多小时背完,之后第二天再打开书看这些单词发现只记得一个词ability,而且还是高中就会的。这时候我想起一些著名数学家通过背圆周率锻炼记忆力的例子,于是我选择了通过背单词锻炼记忆力。《红与黑》主人公于连的事迹也给了我很大启发:“只要相信自己能记住最终才能记得住。”有了这个信念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记忆效果迅速提高,半年之后我背完了托福单词,又过半年背完了全部GRE单词。

  当然成功的前提是要付出艰辛,任何知识的学习是没有捷径可走的。那时我有计划地学习了大量的英语资料,中午和晚上睡觉前都会全神贯注地听一个小时的《疯狂英语》双月刊,几个月的疯狂后,手头的四期杂志内容我几乎能倒背如流,几年过去了,我现在仍能回忆起大部分文章,听力水平因此突飞猛进。我每天还精读一到两篇《新概念英语》三、四册的文章和一些英语报纸,另外还读了大量英美文化方面的书籍,通过阅读这些书不仅强化了我的阅读语感,而且对我后来的讲课帮助也非常深刻。

  无论对谁,英文原声电影都是最好的英语老师,因此我每隔几天就会看一部英语电影。这段看电影的经历有一件事情我印象很深:以前我看英语电影怕自己听不懂都是要打开英语字幕边看边听的,就在那段时间我用英语杂志练习精听之后,和往常一样我买了一张DVD回宿舍看,电影看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我突然惊奇地发现--我没有开字幕!而且我居然全部都听懂了!这一改变让我欣喜若狂,从那以后我看英语电影就再不看字幕了,回想起来都是因为精听的“量变”带来了“质变”。到现在我还保留着每年看100部左右英语电影的习惯,家里的DVD多到可以开电影展了。

  正是有了这四个月“默默无闻”的学习,我不仅词汇量有了很大的突破,整体的英语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对英语渐渐有了自信,同时也慢慢领悟到了一些学习英语尤其是背单词的方法,接下来发生的事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非典”之后的大二上学期我参加了大学英语四级考试,我取得了91分的成绩,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周围的人对我刮目相看,向我请教英语学习方法的同学也多了起来。在和同学交流的过程中,我经常能说很多与英语文化相关的英语知识,于是表达欲望也渐渐强烈起来。通过这样交流,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开个学习班自己讲课呢?

  这个想法着实让我激动兴奋了很久,但我很怕自己的普通话讲得不好或是英语知识对同学们没有什么帮助,总是在想:“如果我讲得很差,周围的人是不是会笑话我?”但当时更让我害怕的是没有人来听我讲。

  为了避免这种失败的局面发生,我准备了很多内容,也想出了很多方法,还适当给自己做了一番宣传。我知道想要“生存”下去最低的要求是首先要吸引听众,所以我给自己定的基本想法就是讲周围同学关心的话题还有和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英语知识,这样的英语课必须有别于普通的英语课。当时大学生里流行Starcraft、Warcraft、Counter-Strike之类的电脑游戏,于是我第一节课的专题就是“电脑游戏中的英语”。

  说实话,备课过程是兴奋的但更是辛苦的。讲一节课容易,可是每周讲一节课坚持一个学期却很难。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想到放弃,但每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让我血脉喷张的想法使我坚持了下来:“有些事情尝试了不一定有结果,甚至很可能一败涂地,但是如果害怕失败不去尝试的话那就连成功的可能都失去了。”在艰辛与成就感的夹杂之中,我将英语讲课进行到底。

  我的英语课内容有和数学相关的英语,和化妆品相关的英语,和服饰相关的英语,和手机、计算机相关的英语等等;下从词汇到语法,上从听说读写能力到考试技巧等等。为了能让同学们有所收获,我还准备了很多与讲课内容有关的资料发给大家。就这样我的免费英语讲座每周一次,一次半个小时,一讲就是八次。

  现在,我还留着所有那时候我为给自己的讲课做宣传而设计的海报,每当看到那些海报,我都会想起那时我激动而紧张地躲在海报一旁偷偷观察同学们看后反应的场景,那些赞许者,那些不屑者,始终激励着我前行。

  之后的教室里从11个人到20个人到30个人……我的教室也从小教室到大阶梯教室,到最后的时候我的教室里竟然满满地挤下130余人,这里面有数学系的学生,有中文系的学生,也有英语系的学生,甚至还有老师坐在下面,这样的发展让我激动不已。

  2008年开始,www.8647t.com,我在新东方从北京学校优秀教师成长为项目管理者,我相信“人生就是要标新立异”,做人要有前瞻性。在这个浮躁的大时代,惟有创新才能使自己突破卓越。

  我对课堂效果要求很高,力求做到所讲内容是学生喜欢听的,需要听的,同时也是自己讲得好的。如同许多新东方老师一样,授课中,也需要调节课堂气氛,但我倾向于有趣且有人生感悟的东西,力求在短暂的十几天的课堂上,教会学生除了英语之外更多的东西。

  作为管理者的压力要比一般老师更大,我从来不愿逃避压力,人生就是要不不停的挑战自己,年轻时候这点辛苦并不算什么。新东方正常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可我每天7点多就来到办公室,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同事都叫我“seven eleven”。

  在词汇教学方面,我认为解决词汇记忆的不二法则在于了解单词本身大致的语言感觉。词汇分为“积极词汇”与“消极词汇”两种,在课堂上,我会把单词放入到一定语境之中,然后根据发音感情来判断感觉,积极词汇读起来朗朗上口,消极词汇则反之。掌握了这一原则,就会在脑海里对单词形成一种大概意思的感知,这比机械的记忆某个单词的确切含义要有效很多。

  单词感觉延伸而来的问题便是阅读习惯,这也是我多次强调的问题。由于很多学生只是单纯理解了单词的字面意思,而没有真正把握单词本身的感觉,那么在阅读的时候很容易犯用中文读句子,却不理解句子本身含义的错误。那么如何判断自己的阅读习惯是否正确呢?我认为朗读的同时不能理解文章意思,那就是使用了错误的阅读习惯。

  在纠正错误阅读习惯过程中,我有三点办法:一是朗读文章。用发音来代替视觉印象,这样就会避免字对字的用中文理解句子。二是边听边复述,这样可以加深文章印象,也是再次理解的过程。三是边朗读边表演,这一点特别重要,把感情带进去,才是语言本身的实质。